真假太子之谜:这个折磨大清80年的神秘人,到底是谁?真假太子之谜_西陆网
山东曹县人班汉杰,成功引起了大清皇帝康熙对自己被掠夺一案的重视。康熙五十年(1711年)二月,他接连两次在康熙出巡期间,拦住皇帝的车马叩阍(告御状)。放在偌大的帝国布景下,班汉杰的案件真实微乎其微。两年前,他曾向湖广总督、巡抚指控,说自己在河南做交易,遭到陈四为首的活动杂技班子的掠夺,夺走了他的货品和衣服。当地通过审理,确定陈四并未掠夺班汉杰。班汉杰不满这个判定成果,进京叩阍。康熙没有放过这个小小的案件。他了解了案件概况后,忧心如焚地指令刑部重审。重审的成果是,陈四因“鸠党争夺”被判斩立决,他的杂技班子中有70余人遭放逐黑龙江,给披甲人为奴。原任湖广总督、巡抚、云贵总督、陕西巡抚等多名封疆大吏因“怂恿滋蔓”“溺职”等罪名遭到降职查处。一同小小的掠夺案件,为何会终究形成一人处死,数十人放逐,并终结了多名封疆大吏的政治出路呢?说起来,只是是因为这起案件戳中了康熙的梦魇。康熙在指令刑部重审的指示中说:陈四等人假如真是饥馑导致的流散,到有良田的当地就应该停下来,落户播种,瞻养妻子,为什么又乘骡马,手执刀枪等器械绕行各省?像这样十百成群、越界远行的部队,当地督抚并不上奏,不知是何存心?何况,如此多人流荡数年,每日需求许多口粮和喂马草料,都从何处取来?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是流散?接着,他最忌讳的那个人名,在他笔下呈现了:前有伪朱三太子,曾被大户人家迎入,供其酒食,众所周知……曾经有伪朱三太子工作,许多人都知道,一些富豪大户还把他迎至家中,给他好吃好喝,此等工作朕都知道。康熙在班汉杰、陈四的案件上大做文章,要求刑部重判,压根儿不是想为被掠夺的商民伸张正义,而是100多人的聚众规划,又乘骡马、持刀枪越界远行,让他忍不住不怀疑这背面或许存在一股潜在的谋反力气——类似于数十年来,帝国内部不断涌现的“朱三太子案”?他在位现已五十年,被“朱三太子”的梦魇折磨得太久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